-电影《闪光少女》海报-

电影讲述了音乐学院附中的一场西乐、民乐系学生从鄙视(扬琴也是乐器?)、PK(中西乐版《野蜂飞舞》大作战)到懂得认同(协作完成演出)的故事,学民乐的孩子不是被校方疏忽,就是自动边沿为非主流的二次元文化。至于什么叫二次元,反正现实世界像你我都生涯在三次元,二次元则是设想的唯美的浓浓的动漫游戏风就是了,可以先看图先感受一下,后面还会讲。

喜新厌旧古已有之,鄙视链并不稀奇

-大鼓 摄影/叶云川-

两年前,知乎上呈现过一个阅读量过百万的帖子“乐器界的鄙视链是怎样的”,众多从事中西乐演奏及研讨的网友有了各种“怒答”,其实当时我们看到很多答案都还只是西洋乐器内部、民乐器内部的,大家都知道各自的乐理、组织情势和作风的作风,也就“礼让三分”,没想到两年后,这种夸张了的“西乐看不起民乐”的抵触,石破天惊地就在电影院里出了一部电影《闪光少女》——悄悄地说一句,当时这个帖子里上榜的编钟、二胡、唢呐这些民乐器里“不好惹的”,电影里都呈现了。

-《神话》专辑花絮 编钟 摄影/叶云川-

那么,学西乐的为什么看不起学民乐的?这个问题琴童家长就可以答复。要说这个乐器之间的鄙视链,必需先祭出白居易的这首诗,有关音乐口味上的爱赶光鲜、喜新厌旧真的不是今人才有的:

丝桐合为琴,中有太古声。古声淡无味,不称今人情。

玉徽光荣灭,朱弦尘土生。放弃来已久,遗音尚泠泠。

不辞为君弹,纵弹人不听。何物使之然?羌笛与秦筝。

-《杏花天影》专辑花絮 :常静弹奏古筝 摄影/叶云川-

你看唐朝的时候(想想今天躺在故宫里最古老的古琴就是唐琴),就有人爱好更有边塞之感的羌笛、嗓门更大与歌舞更配的秦筝,而不爱好圣人之器古琴,凭它再是士大夫的书房必备,再有太古声又有何用?“不称今人情”了呢。

二次元的参加,实质是去演奏的神秘化

马慧元的书里写过,其实大部分能去加入国际化演奏的选手,程度和特点都已经足够到可以让人买票去欣赏的水平,之所以只有郎朗李云迪王羽佳这样的极少数才干出挑,实在是因为古典音乐会太少,只有那些最拔尖的人才有机遇。而世界并非一开端就如此——一直到莫扎特时期,音乐家是演奏兼作曲,演奏并没有难到这种水平。演奏难度不断变本加厉,是贝多芬以后,李斯特大人发现钢琴独奏会这个怪物之后开端的。

所以,音乐会变成奥运会,音乐的巨大之于那些学音乐的孩子来说,却意外讥讽地成为无日无夜的折磨。大家都在拼命练谁弹得更好,你见过多少个音乐学院出来的孩子是无比简略、纯洁又无怨无悔地爱音乐吗?

《天人合一》专辑:古琴、琵琶、二胡、

古筝、笛子、鼓 演奏花絮

究竟,能够有机遇进入音乐学院、艺术学院学习乐器的人究竟是少数,大部分人盼望的是自己也能“玩”,而且是发明一套新的规矩来玩。《闪光少女》令人遗憾的是,过多地把笔墨花在音乐圈的鄙视链问题上,像“千指大人”这样真正酷爱音乐的,陈惊这样感悟到自己的性命和扬琴有特别的缘分的,浅尝辄止了。

-电影《闪光少女》形象剧照-

对二次元的懂得和化用也没有后果最大化。很少有人会去正视,这个时期的很多年青人对历史的学习和懂得是通过动漫、游戏来完成的,电影里让一个三次元的少女捧着历史书硬读,这个显然是老年人的思维。有动漫、游戏才有今天的ACG和古风音乐,它有中公民乐的元素,但它实质上起源日本风行音乐的浓厚影响,千指大人的古筝演奏在学院派那里也是不认的——但是却在最乐于和威望抗衡的互联网社区如B站,火了!

为什么?如果说二次元是一种亚文化,那这就是亚文化传布的规律和力度,我为什么要得到主流的确定、学院的认同?人人都可以弹古筝,弹得好不好更不是几个专家说了算,你看,那么多网友爱好!

说白了,不是只有拿大奖的天才才有资历站到舞台上,音乐和所有艺术最初和最后的救赎,难道不应当是酷爱吗?

民乐西乐有什么可吵的呢,融会才是王道

只惋惜,这个片子囿于青春片的题材,并不能在音乐上有更深的尝试和试验。事实上,今天活泼在音乐界,略有成绩的演奏家都已经或多或少地走出了本乐器和乐种的围墙,去和更多类型的中西乐器和音乐作风展开全新的合作。比如吴彤和马友友丝路乐团获得格莱美奖的《歌咏乡愁》,丝路上的中西民族乐器浑然一体,还有乐迷们熟习的老锣、郭雅志、吴蛮、常静、王勇等中外艺术家也都在进行着各种有趣的跨界尝试——放下中西乐的PK心态,改为合作,才干发明更多有价值的可能,这几乎已是大多数当代音乐家的共鸣。

-郭雅志在演奏唢呐 摄影/叶云川-

在今年的瑞鸣唱片出版打算里,就有一个非常勇敢的作品:有名唢呐巨匠郭雅志和管风琴及乐队的一次合作,两种气质、土壤、文化截然不同的乐器,它们能融会到一起吗?它们之间到底会发生怎样的化学反映——想象一下先,我们在这儿持续给您吊个胃口。

说到乐器,难道我们真的逝世心眼到,对西洋乐器和民乐器的想象就仅止于谁更厉害一些吗?那也太不好玩了。瑞鸣此前做的《月儿弯弯照九州》,用古典吉他及乐队表示中国的14首民歌,是一次有趣的尝试;还有常静的《杏花天影》,用古筝演绎贵妃醉酒的盈盈步态,或是丽娘游园的旖旎迷梦,虽是古筝专辑,在音乐展示上却并非古筝专美,而是多种民乐器、西洋乐器和人声与筝色的动情互诉。

--《月儿弯弯照九州》专辑花絮 摄影/叶云川-

说了这么多,其实能看到院线的大荧幕上能有一部民乐题材的电影,而且是专门冲着年青人去的片子,我们的心坎还是很开心的!无论怎样,先把观众吸引过来,让更多人懂得、爱好上中国的民族乐器,我们才有持续往下探讨、发展的可能。所以,无论你是几零后,都不妨去电影看看,今天的年青人是怎么玩民乐的,没准还和小编一样,想去学个编钟什么的——如果找得到处所学的话。

瑞鸣音乐《杏花天影》专辑封面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非经容许请勿转载

aHR0cDovL3dlaXhpbi5xcS5jb20vci85blhwOFNMRU9uOUZyV2FTOXlEaw== (二维码主动辨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