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歌这首苏打绿专栏5:一些歌曲个人听后感整理

正文:

1,《是我的海》

这首歌是苏打绿早期作品中情感最浓郁的作品之一,老打粉大概很难疏忽它的存在。

是我的海的前奏编曲有个亮点。开篇的钢琴前奏直接应用了生硬的小二度。小二度是最不协调的音程,通常演奏时会给人走音的错觉,但放在这首歌里却很有后果,一下就明白了这首歌阴暗、萧瑟的气氛,为副歌情感的爆发做了非常好的反衬和铺垫。因此这个编曲亮点与卢广仲在《不想去远方》中前奏奇妙应用不协和的增四度异曲同工之妙(小二度和增四度原理上并不同,但都属于和声理论里的不协和,且小二度的不协和感强的多)。后来我又斟酌了了一下,为什么这里应用小二度就非常适当呢?我想是因为伴奏中的节奏和音高是在模拟火车过境十字路口时发出的警示灯的声音。这种日常生涯中声音素材片断本身令人不适的感到使小二度带来的不协和感合理化,这种“负负得正”的做法非常奇妙。

副歌第一句“你知道我不想分开”这里伴奏的三和弦左手琶音伴奏6-3-1-3接5-3-1-3哀伤颜色非常浓厚,是一个很美丽的和弦应用。这首歌的主歌与副歌都是伤感的,但又有分辨。主歌是静态的哀伤,而副歌则是动态的悲伤,是之前沉淀的伤感翻涌起来的感受,因此与前面音高起伏很小的“火车警示声”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副歌这里的起伏性。在风行歌中,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和弦组合是在英国歌手Adele的《Hometown Glory》中,甚至可以说这个和弦组合是支持起这首歌最重要感情的部分。看来这种哀愁的和弦颜色听感完整不因文化背景不同而有异。写这篇文章时我才又去回想了下两首歌,才注意到虽然我先听到Adele,但《是我的海》还要更早三年发行。

整首歌的段落为:前奏-两段主歌-副歌-主歌-间奏-两段副歌-主歌-副歌-尾奏 (整体构造很惯例,亮点重要在每个具体段落中)

首先是这首歌的间奏中有比拟丰盛的部署,这部分写在这里了,因此不再赘述。

苏打绿歌曲中引用了哪些古典音乐/元素?www.zhihu.com

这首歌是早期作品中典范的词曲编唱作风高度统一,互相成全的代表之一。主歌歌词是客观静态的描述,编曲的起伏性弱也是描写静态的,包含演唱亦是如此。而副歌翻涌起来的不仅是旋律线条和编曲,演唱时音量与共识的变更也展示出了强烈的情感,歌词的视角亦是由可观静态视角转换为第一人称“我对你”的强烈自白。mv的色调与画面构思也同样一致,前面狭长的视图仿佛是透过缝隙去窥测,第一遍主副歌停止后画面瞬间放大至正常视图,随同电吉他的参加,进一步衬托了这种情感的爆发。而到第二大段副歌停止后,视野逐渐暗下去,随同着主歌再次响起,又回归到了小窗口,仿佛前面的释放被风吹散,被浪卷走。最后一次主歌停止后,小窗口配合着最后一次放大至正常视野,配合最后一次感情的迸发。当然,视野切换比我说的还要更庞杂一些,上面已经列出几张图做示例,多的这里就不说了(究竟视觉构图拍摄这部分我也不懂。。。)

2,《包抄》

应当是故事未了音乐电影首映演唱会

这是夏专辑中唯一一首全团六人共同创作,非一般风行音乐框架,试验性较强的一首歌。整首歌一共4:25,前奏长达近两分钟。

1)前奏停止后段落构造为:

A1-B1-D1

B2-A2-D1

C-B3-B4-D1-D2

注:A段主歌与B段副歌在第二轮有换位,这个写法是风行音乐里很罕见的(主歌比副歌高8度,而且主副换位后完整没有违和感)。D段(类间奏,有演唱)很短小只有4小节。

2)节奏写作:

歌曲44拍,鼓和电吉他部分的节奏型比拟惯例但很洗脑(应用切分:1拍+1拍+1/2拍+1拍+半拍)。在歌曲结尾,从四个小节的第三个小节参加了一段鼓的solo,进入机会与鼓点编写都很出色。鼓与节奏吉他构建起了有棱角的节奏框架,所以虽然演唱与其他乐器有较强的迷幻风,整体作风并不软烂。

3)和弦与旋律写作:

由于演唱在歌中让出了大批空间,使得riff在歌中有显明的突出。riff第一句:E4-D4-C4-B3(其中每个主音X-G4-X-G4-X子旋律,X与G4有做左右声道的区分,快速切换)

4)歌词写作:

彷佛独自抵御集体暴力的美学殿堂逆着风刀走过暴雨的街在两排灯火鼎盛的咖啡店逆着河流试着跃过石岩在水气里扩散一点顽强的血逆着冷言走过哗然的夜在总是等待谁跌落的这世间逆着假象试着闭上心坎在总是习惯复制似曾相识的脸迎向练习场的箭在一串靶的中间信任消息和表面 信任多数和谣言这就是我们拉不下脸信任的世界背叛世俗和虚假 背叛谄谀和积非是我仅供给的表演唐吉轲德的傻劲包抄知道吗乾净的就不是人世间无论有多少讥笑的眼我就算逝世也要逝世于自己的信心谁都没有权利能安排我一生一趟忠于自己的表演无论有多少高傲的嘴我会重生在粗鲁赞扬中的美图片源自网络,侵告删

3,《他举起右手点名》

《故事未了》音乐电影

第一次听时我注意到了铜管乐部分。这首歌在末段有一轮弦乐、鼓与吉他的爆发,随后立刻切换为铜管乐和大鼓为绝对主体的伴奏段落。此处歌词唱完一串“我的手 我的脸 我的猖狂”的呓语后,正好切换到“嘘!别吵,想平稳睡个觉就等着进坟场”这里。瞬间伴奏乐器瞬间变得简约而狠戾,铜管乐中小号的光泽感和长号的金属冷峻感带来那种目力所及尽是冰凉现实的感到。可以说在我第一次听这首歌时,我就是被这里深深吸引了。(这里还有个小故事,曾经我宿舍下铺同窗是学长号的。彼时我小提琴虽然拉的很烂,但至少旋律性是有的,揉弦的动态是有的。有时候拉完琴再听他鼓着腮帮子吹长号就给我一种“用蛮力催动着一坨傻愣愣的金属垃圾”的感到。或许就是由于有这个成见在前,这首歌中的长号又是那么有质感,于是在我脑海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随后翻开苏打志,阿龚还传授了一些编写铜管乐的经验。只是我距离编写铜管乐还是太远了,所以就不提了。

这首歌除了歌词外,最大的特色其实是它的节奏型。阿龚的初衷应当是要把shuffle用管弦乐情势表示出来,比如切分节奏基础贯串整首编曲,在vocal的部分体现的最显明;比如副歌中的节奏是4拍+3连音的情势,使整体节奏游走在三拍和四拍之间。同时也多次呈现vocal三连音搭配弦乐4拍的组合;再比如在青峰唱到“我的手。。。我的脸。。。”时,弦乐声部(重要是一提)在很短时光内设计了宏大的变更。在节奏方面,从不演奏,到一拍一个音,到提速到三连音,再最重提速到密集的十六分音符;在音高方面也是逐步升到最高把位。两个维度的同步推动堆叠出了一个近乎猖狂的气概。而相比之下,两把电吉他的演奏被弱化,贝斯和木吉他几乎听不见,鼓的节奏也几乎与vocal合二为一。

这种明白突出节奏冲突,并将旋律乐器节奏化的做法,极大加强了这首歌节奏力气感,放大了这首歌词中令人心惊的歌词内容。作词是呓语的情势,不可避免的音量会相对较吝啬势也会弱一些,所以我猜测这首歌的管弦乐suffle作风是为了强化歌词刻意而为的。也因为突出节奏感,就弱化了旋律性,不可避免地会被一些乐评人以为“风行音乐的旋律性表示不佳,词曲失衡”,可以懂得。

编曲者阿龚提到,这首歌的编曲是以规律和弦为主,是他的编曲作品中典范的“纵向思考”类型,既整首歌都在钢琴上弹奏出准确的伴奏,再参加一些装潢音,最后在写谱阶段再将这些伴奏分配给不同的乐器和声部。我想也可能正因为最初的编曲是用钢琴完成的,因此他才想到了大批应用前面提到的钢琴“三对四”的方法这一节奏元素吧。

下文待续,有时光再更。。。

(最后还是强调一句,我有茂盛的求生欲,以上仅代表我个人的主观观点。欢迎有不批准见的小可爱在评论区发表自己的想法,后续会视评论人数调剂更新速度。如有愿意赞美的朋友,谢谢你,有心了:)

歌手2019评论精选目录:

如何评价《歌手 2019》第九期中吴青峰对《那些花儿 · 望春风》的演绎?www.zhihu.com如何评价《歌手 2019》第八期中吴青峰对《地心》的演绎?www.zhihu.com如何评价《歌手 2019》第四期中吴青峰对《未了》的演绎?www.zhihu.com

苏打绿专栏目录:

致命的小Bug:苏打绿专栏4:青峰写给他人的歌②zhuanlan.zhihu.com致命的小Bug:苏打绿专栏3:青峰写给他人的歌①zhuanlan.zhihu.com致命的小Bug:苏打绿专栏2:四季专题①——维瓦尔第《四季》协奏曲与苏打绿四季专辑概念浅谈zhuanlan.zhihu.com致命的小Bug:苏打绿专栏1:《故事未了》zhuanlan.zhihu.com